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彩图 > 蓝奕邦 >

创作功力媲美林夕 蓝奕邦:做音乐没必要长得帅

归档日期:06-1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蓝奕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虽然是今年才出道的新人,但蓝奕邦的作品早已经广为传播。从2001年起,蓝奕邦就开始在幕后创作音乐。最早的一曲《楼上来的声音》,经张学友的演绎,成为当年的金曲。在幕后近四年以来,蓝奕邦为林忆莲、郭富城、梁静茹、容祖儿、卢巧音等歌手创作了近40首歌曲,其中林忆莲的《ENCORE》、梁静茹的《FLYAWAY》等都成为绝对的经典。除了为歌手专辑写歌,蓝奕邦还成为香港舞台剧配乐的新宠。

  先是林奕华点名让他为舞台剧《快乐王子》创作主题曲《快乐王子》,并迅速在网上广泛流传,在没有任何宣传下,成为“叱咤903专业推介二十大”。而后又为《半生缘》配乐,好评如潮。张艾嘉电影《20、30、40》也邀请蓝奕邦创作配乐,再次证明了他的创作才华。在刘德华推出的新专辑中,《常言道》的作曲也正是蓝奕邦。

  今年6月18日,他正式推出自己的首张专辑《不要人见人爱》。虽然新专辑中的歌曲打榜成绩并没有预期的好,第一主打《热带鱼》仅入围各大排行榜的前十,没有成为榜首,但香港和内地的乐评,都对这张专辑做出了积极正面的评价。在有的评论中,称蓝奕邦为“创作功力可比林夕的才子”。

  蓝奕邦(以下简称“蓝”):可以这么说。在美国念完大学后我回到香港,在一个公关公司里面打工,一边打工、一边写歌、一边做表演,有些商场需要充场面的,就邀请一些人来弹钢琴,我就是在商场里面自弹自唱的。第二份工作是在广告公司,都跟音乐没有什么关系。后来在表演时认识了一些圈内人,才慢慢走进音乐圈,然后开始给别人写歌。四年以后,我出了自己的专辑。

  蓝:有啊,我不是坐在家里等出唱片,其实一直都在找唱片公司,也有唱片公司来找我。但是很可惜的是这几年来谈的唱片公司没有一个是很棒的。我想进的唱片公司他们都不要我,要我进的唱片公司我都不是很想进去。最后才进了Sony唱片的版权部。

  蓝:那时比较流行偶像,突然间多了很多偶像歌手,他们的唱片都卖得很好。所以唱片公司都纷纷做一些偶像,打造那种歌手。我这一类不算很帅的那种创作歌手就没有机会了。我想我现在能够成为歌手,也是因为偶像的市场已经饱和,香港乐坛开始转型,给创作或者实力歌手留出了空间。新出来的男歌手差不多全是自己创作,比如林一峰、房祖名。

  蓝:对,有人说我唱得不成熟,那我就去跟老师学唱歌;有人说我很胖,那我就去减肥,减掉了差不多20磅。至于说我丑,长得不够帅,那就没办法了。但我觉得做音乐不需要太帅,又不是去拍电视电影。

  记:虽然自己没有成为歌手,但你帮其他歌手写的歌都受到好评,比如最开始让大家认识你的张学友的《楼上来的声音》。

  蓝:我觉得我蛮幸运的,很多歌都成了他们的主打歌。其实刚开始时也很不顺利,被很多歌手拒绝过。那首歌是我第一首公开推出的歌曲,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会是张学友来唱,我只是将我的DEMO交给唱片公司,直到我在电台听到这首歌才知道。后来听说他们开始并不喜欢,不准备用,后来重复听过几遍之后就喜欢了,决定用我的歌。

  蓝:我的作品一直都是蛮个人化的。被拒绝不是因为作品不好,只是不适合那些歌手,不适合他们的风格。有时候作品被一个歌手拒绝之后,但是有其他的歌手会喜欢。所以我觉得被人拒绝是必然的,我只是写我的歌,谁适合唱就谁唱。从出生到现在我都没有遇过什么事情特别幸运,我不是那种会突然间一夜成名或者一炮而红的那种,就是有很多机会,每个机会也都是慢慢地来。

  蓝:对,每一首歌都是讲我的生活或者是我对事情的看法,尤其是我对香港这个社会整体很多不同的看法。比如《热带鱼》我是在说香港人好像热带鱼,就在一个鱼缸里面游来游去,虽然让人家觉得漂亮,但是没有目的,非常凄凉。很多人都不会去思考,不敢去发表自己的意见,他们看见别人喜欢什么就喜欢什么,就是随波逐流。

  蓝:我自己也在赌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出了一张唱片后被唱片公司炒掉,所以我做这张唱片之前跟自己说,如果我这一生里面只可以出一张唱片的话,我会想出一张这样的唱片,里面都是写社会的歌,没有情歌,这是一张我不会后悔的唱片。我不是不会写情歌,只是不想放在这张专辑里面,这张唱片不需要情歌。我怕越来越多的人误解蓝奕邦只懂作K歌,有时我作了一批自己很满意的歌曲,很想告诉大家蓝奕邦懂得作不同类型的歌。

  蓝:销量还不错,现在已经卖到一个不会亏本的数字了。可能我做的这个类型的音乐,跟现在乐坛的东西不同,所以会让人觉得脱俗,我选择的路没有选择错。而且香港以外的听众比较能听懂我的歌,反而香港人可能不知道,他们需要时间慢慢去品里面究竟是写什么。其实香港人很喜欢品歌,会猜这首歌是不是关于爱情的。这是一点遗憾,不过这是一张我自己的唱片,不需要人见人爱,我也不期望会人见人爱。

  在准备采访提纲时,才发现原来蓝奕邦是《FLYAWAY》、《ENCORE》的作者,继而知道原来他写过这么多好歌。只不过因为长得不够好,他就被唱片公司拒之门外。等到唱片业重新回归音乐时,就像去年的林一峰一样,蓝奕邦站了出来。

  他自己专辑里的歌,跟他写给别人的完全不同,流行K歌变成了愤怒青年对社会的说词,这才明白为什么香港的文化界比较青睐蓝奕邦。采访中,他说自己的歌香港人很难理解,反而其他地方的人能理解,我想,那是因为歌词中对香港社会的控诉,符合了其他地方的人对香港的想象。好在,蓝奕邦并不追求销量,无需适应香港市场。在要市场还是要口碑的选择中,他选择了口碑,做了一张属于自己和乐评的唱片。没想到,无意中还是碰到了市场的缺口,被市场接受,取得不错销量。不要人见人爱,反而却被人爱。有个性的音乐,从来都会有人爱。最怕的,就是还在写歌,就开始想着人人爱我。(来源:南方都市报)

本文链接:http://datsumo.net/lanyibang/304.html